汉文帝:一代明君也是有瑕疵的

发布日期:2018-12-31

汉文帝刘恒是西汉的一代明君,后辈士大夫们提起他,脸上无不露出一副温情脉脉的神色,显得非常陶醉。他们认为,这样的君主才是封建社会罕有的亮色,足为模范。说瞎话,这点确切应该否定,汉文帝是比较贤明的君主。不过,他也有本人的可笑弱点,就是过于喜好申明,有时甚至达到了虚伪的地步。

一个人爱好声名,看似是件好事,实则也很难说。中国古代,上至王公卿相,下至贩夫走卒,只有能留名竹帛,无不为实现好名声而甘心焉。所以,有钱的就铸个大鼎,把大名往上刻;没钱而又自负其才的,或者去当门客,或者去当刺客。如果有老母要赡养,不得已躲在闾巷里屠狗杀猪,那是无可奈何的事,他们自己也以为是污点,说出来都愧疚得不行。王侯们铸鼎留名的动机既然不纯,也跟老庶民的关系不大。普罗大众爱好的是青天大老爷包拯这种类型,因为,他能帮百姓伸冤这类实际问题。所以,相对包青天而言,那些铸鼎自娱的王侯将相,百姓顶多艳羡一下,感慨自己不能到达那个地位罢了。

当然,汉文帝不属于咱们上面说的这些情况,他是很能分清好名恶名的,而且,始终动摇地在好名的路上一路狂奔。他很有智慧,能在当时波谲云诡的政治环境中坐稳皇帝的位置,并使国势欣欣茂发,很不简单。他颁布的一系列政策,既打击了权臣,又削弱了诸侯王势力,还留下了仁厚的名声,手腕切实高明。然而,他好名显然好得过了,显得有点虚假。

更重要的是,对声名实质的理解,每个人都有不同。秦始皇也爱惜声名,他对声名的懂得跟个别人是不同的,他认为自己“平一宇内,德惠修长”,“圣德广密,六合之中,被泽无疆”,可至万世而不朽,因此到处刻石,“光垂休铭”。而百姓觉得“天下苦秦久矣”,恨不能和他同归于尽。所以说,爱护声名并不能让人一定做好事,还得首先要分清“好名”和“臭名”。秦始皇断定不会认为自己“执敲扑而鞭笞天下”是臭名昭著的举动。

汉文帝:一代明君也是有瑕疵的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拼码网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